段绪江

主页 > 通讯员 > 段绪江 >    正文

至真至爱大路情

发表时间: 2020-05-15 17:57 作者:段绪江 来源:交通运输新技术网 点击:

      
(外出写生)
        1978年,伴随中国改革开放,铁道兵政治部和中国美术家协会在首都北京联合举办了大路画展,这在中国现代美术史上被称为第一届大路画展。之后,铁道兵以及兵改工之后的中国铁建以美术双年展的形式,与中国美术家协会高端合作40多年,连续举办了十七届大路画展, 在中国企业界、美术界和社会各界产生了强烈反响,被称为一种美术现象,大路画展伴随改革开放和自身发展,在40多年的孕育和成长中,逐渐形成了立足建筑施工,以写实的手法,讴歌劳动美的主流艺术风格,被中国美术界誉为大路画派。
        作为一名美术爱好者,我从小就喜欢画画,这缘于上小学时,一次无意的涂鸦,却得到了老师善良的鼓励,由此产生了对画画的浓厚兴趣。上初中后,班上的同学都认为我真的会画画,于是,我为了迎合同学们的夸奖,从教室的黑板报到学校的橱窗,慢慢地,对画画有了更深的认识。1987年参加工作以后,我经常和朋友一道,往返于单位驻地周围,流连于青青农舍、田边溪头,画了不少速写,也偶尔参加了单位和当地的一些展览,渐渐的,绘画的技能有了较大提升,对绘画的热爱也在心底扎下了根。
        1989年的一天,看到厂里工会关于组织收集第九届大路画展作品的通知,我跃跃欲试,精心准备了一幅山水画,但许久以后,却收到了退回的作品,这便是我对大路画展最初的认知,是那么遥远、那么深不可测、那么高不可攀。从那以后,我和单位几个爱好者相约一道,报考了西南师范大学美术专业的自学考试,在无数个日日夜夜里,我们奋战在画板前、宣纸边,汗水与骄阳、毛笔与彩墨,我们沉浸于五颜六色的欢乐和痛苦之中。终于,一份付出、一份收获,我从此走上了一条多彩的大路。
        第一次入选大路画展,是1998年的第十一届,虽然没能亲眼目睹作品展览的盛况,但从收到的入选通知书和画册里,我同样看到了惊喜。第一次零距离接触大路画展,是2004年5月份,在陕西咸阳召开的第十三届大路画展创作筹备会上,我与众多画家一道,在绘画的领域找到了全新的感受,并从这里开始,有了穿越唐古拉的体验,领略雅鲁藏布江的风采,体会修筑天路的艰辛,眼界与思路有了新的改变。

(工作室创作)
        2004年9月,在十三届大路画展的创作中,我们组队飞赴西藏,穿越辽阔的西部空域,辗转数百公里车程,来到燕青唐古拉山腹地,在海拔4300米的青藏铁路工地上,我和另外几名画友一道,每天画速写,围绕青藏铁路建设,以写实的手法,再现青藏风情和西部大开发的动人故事。
        青藏高原对于我就是一个圣洁的梦境,亘古不变地横卧在祖国西部。初到工地的时候,强烈的高原反应令人窒息,这里阳光强烈、寒风刺骨、氧气稀少、温度极低,气候干燥,尤其是人在呼吸的时候,总有一种压迫感,一不小心就喘不过气来。站着不动尚且如此,工人干活又当如何啊,他们正是以缺氧不缺意志的精神奋战在高原之巅,他们的皮肤被染成了青一色的黑色,他们把青藏铁路亲切地称呼为国脉,为了这条祖国大动脉的贯通,从新中国成立起,几代铁兵三上高原,无怨无悔地奋斗,把青春、把汗水、把智慧、甚至把生命无私地奉献给了高原。
        我的一幅反应青藏铁路建设的中国画不仅入选了第十三届大路画展,还获得了优秀奖,当我站在中国美术馆展厅,看到自己的作品登上大雅之堂时,成功的喜悦洋溢于外表。
        这是我绘画道路上的一个新起点,沿着这个起点,置身大路画派的群体,用写实的手法,表现劳动之美, 我的多幅表现筑路风情的中国画作品相继参加了不少美术展览,我和其他大路画家的主题作品一道,构成了大路画展的一个又一个靓丽的笔触。
        在以后的日子里,我每次到项目、到工地,都要和现场的施工人员唠一唠,把筑路者的风范和沿途的风景尽收眼底。
        2007年郑西(郑州到西安)高速铁路施工正酣,施工大军安营扎寨于巍巍黄土高原之麓,修建世界上首条湿陷性黄土高原的客运专线,为表现黄土高原的绘画技法,我每次去项目的时候都留意观察,这是不同于画奇山异石的皴法表现,也不能在画面上表现更多的花草树木,苍茫的黄土高原上,稀疏散落的村舍和山腰上的项目驻地,高高升起的企业旗帜,和远处正在铺架的桥梁,构成了一幅别样的山水情怀。我以郑西高铁的黄土背景为映衬,以村落和树木为前景,在远山的缝隙中描绘出施工项目驻地和正在进行的桥梁施工,一方面致力表现出山水的沧沧凉凉,另一方面表现出施工的火热场面,在高高的山岗上,最为耀眼的就是迎风招展的企业旗帜,这幅画在首届全国中央企业书画大赛中脱引而出,成功获奖。
        2010年秋天,在石武高速铁路(石家庄到武汉)施工大干之际,我们的项目位于湖北与河南的交界处,大山给了山水画无穷的灵感,夏日的骄阳和冬雪的弥漫给筑路人一种别样的考验。湖北大悟,正所谓人生大彻大悟的地方,我一边工作,一边用随身的小本画工地速写,工余时间就在宿舍画工地小景,在简易的桌子上,垫上一张施工用的土工布,然后在宣纸上涂绿抹黄,几个月下来,居然还有不少收获,一幅幅再现高速铁路建设的山水小景跃然纸上。我琢磨着,把工地上的梁场、轨道板场以及正在施工的铁路桥组合在一起,我的一幅反映石武高铁的山水画还被《中国铁道建筑报》评为了年度优秀美术作品奖。

中国画《天路祥云》
        2017年3月,在新疆连霍高速公路G30扩建工程开工之日,在零下十一度的环境中,我偶然发现项目测量人员在标头插下的一根竹竿,竹竿上系着一段红绳,虽不显眼,但在寒风中却展示出了一种风貌、一种精神。作为中国最长高速公路的西部终端扩建线路,作为中国西部国门的新起点,那是一带一路建设的新路标啊,一个小小的标志,点燃了我的创作灵感,一幅表现一带一路题材的主题作品很快完成,在2018年7月铁道兵70周年美术展上,我的这幅画成功入选,并在北京展出。
        从高山到平原,从北国到南疆,从地上到地下,筑路人的家伴随着五湖四海,筑路人的梦伴随着道路的延长。2018年,我转战广州市轨道交通十八和二十二号线地铁建设,这是全长90多公里全地下施工,在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,在四个走在前列的发达地区,广州地铁十八和二十二号线的建设集中展示了中国速度、中国技术、中国优势,也汇聚了筑路人的中国梦想。在火热的工地,火热的情怀不断迸发艺术的火花。我以南沙清晨的阳光为主基调,以各类大型施工设备为剪影,融合传统的笔墨线条与西画的光色运用,我的一幅《南沙晨晖》获得了粤港澳大湾区劳动竞赛书画摄影一等奖。

中国画《高路入云端》
        从铁道兵到中国铁建,筑路人的情怀始终伴随着不散的军魂;从工地到画笔,画家的情怀始终离不开延伸的大路,这些年下来,从十一届入选,到十三获奖,在随后的每一次大路画展中,都有我的身影,并伴随着大路画展,我绘画的技艺逐渐长进,越发成熟,无论是个人的创作,还是参加地方的一些展览,都有一个较大的提升,相继参加了北京、四川、重庆、厦门、广东等多个地方的美术展览,在艺术交流的道路上越走越远,但无论如何,我绘画的主题与表现题材都始终离不开工地、离不开那一条条大路,这是作为一名大路画家不能忘却的初心。
        有时候回想起来,其实绘画真的很孤独,很个体,很难从创作的某一个细节中找到乐趣,而且大路画家们几乎都是业余画家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岗位和工作,每个人的岗位和工作都始终伴随着流动的岁月,每一次创作都没有专门的场所和时间,和美术界许多专业的、专职的画家相比,最可贵的也许就只剩下丰富多彩的筑路生活了。作为大路画展的一员,在漫长的绘画道路上,更多的是曲折与艰辛,需求与反差,但更亲切的却是团队的力量和不舍的情怀,多种因素促使我、鼓励我,给我增强了动力和信心,因此,我注定要沿着这条大路持之以恒地走下去,不管有多远,有多艰难,都义无反顾。
        不知不觉,大路画展已经走过了40多年的历程,我与大路画展也有30年的擦肩而过与20年的深度融合。从大路画展走出的一个个职工艺术家,几乎都成为了各省、市、自治区的美协会员,有不少已经加入了全国美协,尽管如此,依然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默默地工作、辛勤地创作,把至真至爱的大路情挥洒于美丽的画卷。
       四十年改革开放铸就了中国奇迹,四十年大路画展还将延续筑路人的风景。

中国画《穿山越水》
中国美术家协会党组书记、驻会副主席徐里参加第十八届大路画展筹备会